主页 > 体验话题 >专访》为台湾杂货店作画:专访韩国地方出版社「南海的春天」 >

专访》为台湾杂货店作画:专访韩国地方出版社「南海的春天」

2020-06-14 23:53:17 来源 : 体验话题 点击 : 841

专访》为台湾杂货店作画:专访韩国地方出版社「南海的春天」

随着都市化的发展,全台的小书店与杂货店正快速消失。近年,陆续有出版社以主题性书籍的方式,留住这些逐渐为人遗忘的风景。韩国地方出版社「南海的春天」数年前出版的《小书房,我们卖了不少书!》,将鲜为人知的在地书店故事整理成册,掀起书店的创业风气。今年,台湾出版社马可孛罗引介了该公司另一代表作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,收集了画家李美京20年来走访韩国各地小杂货店的绘画作品。

本书出版之际,阅读誌特与马可孛罗合作,专访南海的春天社长郑恩英,畅谈其远离首尔的创业历程,并邀请画家李美京为台湾杂货店作画。以下是访谈精要。

整理:Abigail

Q:在韩国,地方出版社的运作相当辛苦,「南海的春天」为何最初会选择在远离首尔的统营落脚?成立至今多久时间?

我是在首尔出生长大大的,在首尔上班时,曾经几次因为过劳昏倒而送到急诊室。我是个工作狂,结果把身体都搞坏了,于是丈夫首先提出要搬到统营,在离首尔遥远的地方过一年安息年。2010年3月我们选择了天气好、文化艺术资产也丰富的统营开始新的生活,因为想要持续这样的生活,便决定在这里开出版社,2012年7月出版了公司的第一本书。


韩国地方出版社「南海的春天」社长郑恩英(马可孛罗提供)

Q:作为一间远离首尔的出版社,你们如何定位自己?同时经营书店、出版还有文创商品,在韩国是常见的吗?对于出版品或是运作方式有哪些独特的坚持与理念?

南海的春天刚创业时,韩国的地方型出版社非常稀少。幸运的是,创业初期我们得了几次大奖,在全国享有了知名度,也因此大家开始慢慢对地方出版社有更多关心。

开了出版社后,2014年10月我们的书房也正式开张。当时是为了能有一个宣传统营文化艺术的空间,顺便也做书房民宿(Book Stay),于是开了一间小书房。成立书房的另一个原因,是希望能跟来找我们的许多读者们有更多的交流。当然,也有宣传跟贩卖我们出版社作品的目的。


南海的春天书房(马可孛罗提供)

3年来努力经营书房的成果,使这里变成了观光的景点,去(2017)年11月,我们把整个书房民宿都扩建成书房,并且举行了各式各样的活动。虽然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,对于需要替代方案的地方出版社而言,书店是一个很好的组合方式。除了可以有更多机会跟读者见面,也可以得到企画的灵感,出版社和书店发挥各自的角色,可以产生更多的能量。

今年2月员工旅游来台湾时,我们也看到不少小书店,到处都有独具特色,令人印象深刻的小书店,让我们相当感动。特别是「晴耕雨读小书院」这间书店,我想把他们的故事推出韩文版,也已经进行签约了。

虽然我对台湾的出版产业还不太熟悉,但我认为以学校为中心自生的书店,是很大的文化财产。如果这些书店彼此好好连结的话,对于年轻的读者会产生很大的影响,甚至可能产生新的读书文化。


晴耕雨读小书院每年出版的《开一间小书店》,即将透过南海的春天与韩国读者见面。可至晴耕雨读书店购买,或参考订购方案

Q:请跟我们介绍贵社最具代表性的作品。独立出版社在韩国的经营遭遇的困境和难题是什幺?

6年来,南海的春天一共出了32本书,因为是以自行企画的作品为主,所以数量并不多。其中我们的代表作《小书房,我们卖了不少书!》还引起了韩国国内书房创业的风气。另外就是这次在台湾出版的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,以及地方麵包店成功的故事《我们爱的麵包,圣心堂》等书。

我们是独立出版社也是地方出版社,在没有出版优势的地方开创新的市场,最困难的就是以首都圈为主的行销与流通。

第一年时,光在首尔和统营之间往返就达廿多次,每次来回要花8小时,那时真的很辛苦。即使非常努力,还是很快就碰到瓶颈,我们必须找出独特的方法。

为了克服物理上的距离,向读者宣传我们书的最好的方式,就是跟读者直接交流,因此我们以社群网络(SNS),在现场跟读者见面。虽然辛苦,但我们花很多时间,离开公司举办读书见面会,製造跟读者直接交流的机会。

其中最感人的就是《小书房,我们卖了不少书!》出版之后的故事。我们因为自己经营小书房,看到社区的文化逐渐改变的样子,就想说这样的书房,如果在全南韩都有该有多好。于是出版了这本书,介绍南韩各地书房,并以书中介绍的书房为中心,订定宣传企划。

出版第一週时,这本书只在书中介绍的50间书房可以买到。我们先将新书出货给这些小书房,也希望他们宣传这本书只有在这里买得到。起初,我们对这样的策略半信半疑,但是却发生了奇蹟般的结果,

这些小书房都利用各自的社群网络来介绍这本书,简直就像是一支队伍,到处都有这本书的蹤迹,真的很感动。

靠着口耳相传,后来大型书店也要求进我们的新书。书房自发性的宣传让这本书变得有名,除了报章的介绍,我们也开始巡迴各书店举行书籍分享会(Book Talk)。

不管读者有多少,只要有人找我们,我们就去。后来有更多媒体在节目上讨论这本书书的内容,而让韩国兴起了一阵小书房的风气。许多想开书房的人,进行了各样的对话,这改变了韩国的书店文化,也让韩国各地的小书房有了坚固的连结,这成为我们最大的资产。

Q:决定出版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的考量是什幺?本书想传递的讯息和情感,与贵社的调性有哪些相似之处?

南海的春天分成两个书系,Vision Books跟Local Books。前者是那些成为工作与生活替代方案的故事,而 local books纪录了地方社区拥有的具有重要价值的事物。

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一书就是属于local books,跟我们的属性非常符合,作者在20年间走访全国各地的杂货店,并用图画记录下来,带给我们很大的感动,也受到众多读者的欢迎。这本书成为我们出版社进军国际市场的契机。

Q:前阵子台湾也出版了一本搜罗全台杂货店的《老杂时代》,很受读者欢迎,对照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,您认为大众能从杂货店的纪录得到什幺?而杂货店对于大众的独特意义又有哪些?

我也在台湾的书店里看到那本书,做得相当好的一本书。那些喜欢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的读者们反映,看到这本书就会唤起旧时的回忆,重现了在这个物质至上的时代逐渐消失的生活痕迹,现在大企业经营的连锁便利商店逐渐代替了杂货店,单一化的系统正逐渐侵蚀我们的情感,在这样的环境里,杂货店的空间可以让我们想起温暖的回忆,以及在那里与人聊天寒暄交流的那些生活中宝贵的痕迹。


画家李美京所绘的韩国杂货店。取自: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(马可孛罗提供)

Q:书中收录了这幺多杂货店,贵社编辑部有没有对哪一间杂货店印象最深刻?为什幺?

全部的杂货店都很棒,但这次台湾版封面的凤平商会对我们来说有独特的意义。是这本书的作家第一次来统营与我们见面时,所遇到的杂货店。

在樱花盛开的美丽春天,画了我们社区里留存下来的杂货店,原画现在也收藏在我们出版社,这张出现在台湾版封面时我们也吓了一跳。

Q:我们得知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也将在日本出版,台日韩三地发展进程虽有类似,也有相异之处,您认为透过杂货店最能够引起共鸣的特点是什幺?

杂货店是过去生活的纪录,能够唤起感情与回忆,对有些人来说,那里可能是幼年时跑跳游玩的游乐场,对另外一些人来说,可能是生平第一次遇见的奇妙建筑,我们为了不让这些生活的痕迹消失而记录,也希望可以传递给更多人。

原本《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》一书的日文版是最先要出版的,但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,而延到明年的春天,所以今年夏天台湾版最先出版,秋天时法国版也会上市,这本书不仅在亚洲,在欧洲的反应也很好,英国BBC电视台在社群网络看到图片后,访问了作者,节目播出后欧洲有很多地方来信希望能看到这本书,可见对杂货店的回忆是超越国界的共同情感。

Q:最后的题外话,今年2月贵社来台湾员工旅游,你们对台湾的印象如何呢?

这次是我第三次访问台湾,第一次跟出版社见面,我发现台湾在情感与文化方面都有许多地方跟韩国相当相近,让我很喜欢这里。饮食跟夜市文化,还有重视传统的部分,还有这里的人们虽然朴素却很有韧性,都让我非常有好感。

台湾的出版界我还不太熟悉,市场似乎还不是很大,不过仍然一直企划好书,而且对于自己的文化相当自负。

跟喜欢快步调改变的韩国不同,台湾是缓下脚步对于守护该守护的事物,有相当强烈的意志。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更认识台湾。

一枚铜板也很幸福的杂货店时光
동전 하나로도 행복했던 구멍가게의 날들
作者:李美京(Mekyeong Lee)
译者:徐孜葶
出版:马可孛罗
定价:48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作者简介:李美京 (Mekyeong Lee)
从小继承了外婆精巧的手艺,爱上手作与绘画,大学时进入韩国弘益大学美术学院攻读西洋画。

在怀上第二胎时,作者移居京畿道广州市退村。当她在退村的观音里散步时,被杂货店给深深吸引,开启了尔后20余年的全国杂货店绘画之旅。她亲自拜访了韩国境内一间又一间的杂货店,并绘製了上百幅画作,传递给读者们一种安慰、一种共鸣,还有一种感动。

不捨慢慢消逝的事物,今天的她依旧穿梭在巷弄内,将杂货店的样貌与故事以精緻的钢笔画绘製下来。

作者官网:www.leemk.com

译者简介:徐孜葶
1990年生,毕业于文化大学韩文系、梨花女子大学韩国学硕士。

长期旅居韩国,求学与在职期间频繁接触口、笔译。对图文书、短篇有浓厚的喜爱,将所见文字的张力完整呈现,是译者最大的初衷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