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人物视界 >专访》书店呈现了世界的模样:专访日本选书师内沼晋太郎 >

专访》书店呈现了世界的模样:专访日本选书师内沼晋太郎

2020-06-14 23:53:18 来源 : 人物视界 点击 : 770

专访》书店呈现了世界的模样:专访日本选书师内沼晋太郎

(左起)独角兽计画创办人李惠贞、日本选书师内沼晋太郎

阅读不必总是一个人孤独进行,可以是一群人在DJ拟音营造出的情境下共同阅读──这简直是浸入式体验剧场!这是知名的「选书师」内沼晋太郎设计的3小时音乐会阅读活动。他为活动选读一本短篇幅小说,他说,这样的集体阅读活动就像一群人一起出游,大家看到的风景可能不同。

来自日本的内沼晋太郎,名片上没有任何头衔职称,他是书店经营者、出版商、选书师、书籍主题活动顾问,多重身份都围绕着书。

今年2月,他应邀出席台北国际书展,在独立出版联盟的读字沙龙担任与谈人,陈述自己在日本执行,分别与咖啡馆、服饰店、杂货选物店、银行等地点合作的好几个活动案例。听众当中有多位书店店主,大家听得惊奇,欣羡之余好奇询问内沼发想及成功之道。内沼诚恳笑说,其实也经手很多失败案例,他甚至还曾自掏腰包做实验性活动。

内沼和朋友在东京共同创立B&B书店和啤酒书店。曾获2017美好生活书奖的《东京本屋纪事》,书中有段内沼的话是这幺说的:「我并不是想开一家酒吧或一个商业活动空间。我想卖书,而为了卖书,以后的书店必须有这种多元型生存模式。」

内沼在书店里供应啤酒,与北欧二手家具店合作,书架如出售,书店必须重新摆书,补进的家具和先前不同,店内陈设也跟着变化。书店最厉害的是,每天安排付费活动,每场费用2000日圆(1500日圆入场费加上500日圆饮料),假日甚至下午、晚上各一场。书店于2014年搬到现址,活动空间可容纳的人数自50人扩增到100人。

▇来到书店的人,不一定有明确需求,而是準备探索

网路和智慧手机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,内沼向前来聆听他如何经营书店的好奇听众传达一个观念:有明确需求的人到网路上找答案,而独立书店是要吸引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幺,或那些想探索更有趣事物的读者。

人类天性好奇,儘管成年人行为模式固定,但仍保有好奇心,书店就是要给予不同的好奇心刺激,刺激人们阅读或探索未知事物。内沼提到,「书店如果做不好,实在是因为还没真正发挥实力,刺激读者的好奇心。好好做的话,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到书店探索。」

内沼接受访问时表示,在日本,从事选书师工作的人并不少,不过他们大多在书店、或在出版社工作,像他这样兼具二者身份,且持续这份工作的人就不多了。

▇每本书对应到的人都不一样

内沼笑容诚恳,说话音调偏高,语气热切有活力。聊到书店走複合式经营的趋势,他直言,日本也有很多店家拿书当作装饰品,这样并没有不好,因为店家已先认定书有魅力,才会拿来当装饰陈列。他接着说:「当然,真想卖书,最好还是不要把书当作装饰品吧。」

他认为,作为商品,书有其特殊性。首先,种类非常多,有厚度有内容,不读不知道。真实情况是,不只买书的人不明书中内容,卖书的人也很可能在不了解书的情况下卖书。

好吃的东西,卖方有自信去讲好吃这件事。但是一本书,即使卖的人读得透彻,但当他面对询问的读者时,真的能让对方了解这本书的好处吗?而买书的人读到并珍视的内容,会和卖书的人一致吗?

内沼说,书是特殊的商品,「书的种类非常多,在世界上所对应到的人也不一样。有需求的人去找书,书回应这些人的需求。这是书这个商品困难的地方,也是有趣的地方。」

▇书业以外的世界,很迷人

如同他在自己的书店展现企划力的重要性,内沼脑子里想的都是社会流行和关心的议题。他不会特别关注新开幕的书店,反而喜欢结交从事各式各样不同工作的朋友。虽然从事和书相关的行业,内沼却大量关注书以外的世界,甚至大剌剌地说,自己不大参加书业协会的活动,反而对其他行业的活动比较感兴趣。

他善于异业合作,像与咖啡馆合作,设计书和餐点的套餐,菜单说明附上书籍简介,每月推5本文库本,一天最多可卖出10本书。这样的销售成绩或许不算亮眼,但咖啡馆是为了庆祝成立25週年,推出5个月限定活动,期间共推介25本书,相互呼应下于是形成话题,吸引了不少媒体关注。

让书成为话题,是内沼的策略。他脸书的个人简介上写「在世界各地增加更多书店」,他玩创意开发企划力、活动力,擅长异业结合,让书跨足其他商业空间,也把音乐、装置艺术结合书的活动。他不但写书《本屋读本》,与喜爱书和书店的读者分享15年来对于书店的各种不同想法和实验,他还以未来书店为题举办系列讲座,办了10期。书店议题在他的牵引下,成为一种值得投资运作的主体。

▇读者会认为书店摆放的书就是世界的模样

台湾公部门会补助独立书店,日本也有这样的情况,但有所不同。内沼为青森八户市政府设计书店的经验,提供了另一种範例。

八户市决定成立一家市营书店,请内沼负责规画与设计。因为资金来自市民税金,内沼接手这个案子时感受到很大的压力,花了两年时间做调查。他先徵询八户市内各家书店店主,勾勒对居民有好处的书店的模样;他也去请教图书馆和读书会的意见,收集资讯,订定方向。

内沼提到他的思考:当读者走进书店,会不自觉地认定,书店里摆放的书便是世界的模样。

如果只放畅销书,对居民来说,世界缩小在这幺小的版图里,实在非常狭隘。他因此决定,这家市营书店里要放的是八户其他书店没有的好书,让读者看见世界的广阔。




取自八戸ブックセンター官网

内沼列出许多值得阅读,但没那幺好卖的书。对出版商来说,这些书应该被重新认识,对读者来说,不认识这些书实在很可惜。八户市公办书店的选书与其他书店有所区隔,也能促成良性竞争,不让原有的书店倒闭,市民也多了一家书店。

这家书店有咖啡座和画廊,以书柜隔间的会议室仅供作为读书会,另有研习室供有志创作的人借用,培养在地作家,整体空间设计以「让更多人阅读」为目标。

内沼语重心长表示,选择的方向很重要,一步错会伤害其他书店,也会使得居民无法享用这个空间。

▇革命中的台湾,比欧美更早面对书业衰退的问题

台湾的城市生活适合怎样的书店?面对提问,内沼认为比起日本,台湾面积小、人口少,遭遇的问题实在比日本的情况还要严峻。他为了撰写《本の未来を探す旅 台北》走访多家书店,访问多本刊物的杂誌编辑,他对台湾独立书店店主强烈的个人特质印象深刻,直说他们是「头脑厉害的人」。

内沼认为,英语阅读人口众多,英美系统出版社至今只要努力做好书,还是能卖书养活自己,这些国家的出版人还没遇到立即的冲击。相较之下,日韩台的现状则矗立众多挑战,出版社和书店一直在努力寻找解答。

比起欧美国家,我们提早跨入问题状态,也就提早设想解决方案。内沼有意促进台港日韩出版人和书店业持续交流讨论,他乐观地说,讨论的意见或许以后可帮助欧美国家,甚至对全世界的未来趋势提供解决方案。

自2017年起,内沼在大阪举办Asia Book Market,邀港、台、韩等地的出版社、书店或杂誌设立平台,以书展形式促进这些亚洲国家的书业交流。连续两年来,每年都有约80个参展摊位,其中仍以地主国日本的50家为最大规模,台湾则大概有10家参展。2019年的Asia Book Market订于5月25、26两日举行。

询问内沼,如果让他担任书店店员,会摆出什幺风格的书店?他毫不犹豫笑答:「这是商业机密」。一脸诚恳的内沼注重分享,脑子里的生意经其实从未停歇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