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体验话题 >专访》人长大了,报纸是不是也该跟着长大?——专访《The A >

专访》人长大了,报纸是不是也该跟着长大?——专访《The A

2020-06-14 23:53:19 来源 : 体验话题 点击 : 832

专访》人长大了,报纸是不是也该跟着长大?——专访《The A

2010年四月,台湾《大誌》杂誌以「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」为座右铭,发行创刊号「愚人世代」;2017年,《大誌》创办人李取中筹办了「编集者新闻社」,于六月发行首期《The Affairs週刊编集》(以下简称《週刊编集》)。杂誌与报纸,李取中以不同的媒介与营运模式,呈现出同样的概念:回归人的角度,提供读者另一种认识世界的视野。

▇你知道玫瑰,但你不一定认识她

11月23日週四晚间九点,对街华山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正在举行演唱会,节奏强烈的饶舌乐不断传进灯火通明的编集者新闻社,他们吃着便当,一边忙着12月要上线的集资订阅活动。採访开始,我先自首六、七年前初见《大誌》,其实很难摸清这本杂誌到底想说什幺,直到这一两年才逐渐看见每期主题的轮廓。

「我们有太多观念、想法承袭于他人,就像你知道玫瑰,可是你没有用自己的方式认识她。」李取中笑笑,说许多人一开始接触《大誌》都有类似感觉,与其直接丢出观点教育读者,杂誌始终以人为核心价值取捨内容,宁可读者保持未知,多体验世界,了解自己想要弄懂什幺之后,逐步建构出对于世界的认知。

保持未知,是李取中对于「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」的诠释,不只是《大誌》的座右铭,同时也延伸至《週刊编集》。即使《週刊编集》的阅读受众年龄层设定更广,核心概念依旧是回归人的角度,关注全人类共同的问题。

《大誌》以社会企业模式运作,为了确保街头贩售员的收入,杂誌内容不进行数位化,同时也不鼓励订阅,「从媒体本质来看,《大誌》的限制性高,订阅数、渗透率与传播广度都不足。」

希望保有纯粹媒体的运作空间,在不打破《大誌》经营结构的前提下,李取中筹办了「编集者新闻社」,发行报纸《週刊编集》,透过不同媒介运用不一样的沟通方式,传递一个编辑者固守的价值主张。

▇ 媒介即讯息medium is the message

「我们这一代小时候应该都有很美好的阅报体验,可是年纪愈大,会发现报纸好像没有一起长大。」传统报纸的改变,不足以回应这个世代的需求,包括李取中自己,在市场上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报纸。《週刊编集》重新看待这个世代需要的内容与形式,希望透过新的方式诠释大众再熟悉不过的「报纸」。

曾有网友反应《週刊编集》的开本太大,不易在捷运等公共场合阅读。其实,这也是李取中刻意的选择。

「媒介即讯息(medium is the message)」李取中说,「即使是同样的文章,只要媒介开本不同,读者的感受、情绪就会不同。」

报纸具有强烈的纪录性,记载许多重要讯息及历史重大事件,然而相较一般书籍或杂誌,报纸的开本最大、重量最轻,也更容易毁损,是一种相当微妙的媒介。仔细观察《大誌》与《週刊编集》,内容选取上没有太大差异,不过《週刊编集》刊载文章的深度与篇幅时常更甚于《大誌》,在李取中眼里,更具有重量及历史感的讯息,特别适合透过报纸传递。

「每一种媒介都有它的特性以及特别的使用情境。」李取中说,杂誌适合随手拿起来翻阅,读报则不同,你必须有相当的空间摊开它,「跟看杂誌比起来,看报纸的心要更静、更温。面对媒介的心态,会影响阅读者的投入程度,以及对于内容的吸收。」

出身网路媒体的李取中认为,数位及实体各自拥有不同功能及呈现效果,并非互斥的存在。作为新的媒体,《週刊编集》未来将透过数位媒介结合实体出版,尝试提供更多元的讯息内容以及更多样的媒介传递形式。

李取中表示,《週刊编集》将採取类似《纽约时报》的商业结构,预计在网路上开放部分文章,读者可以付费在数位平台观看所有内容,或是选择订阅实体报纸,同时享有数位版的阅读权利。

▇ 怕喜爱的媒体坏掉?请先订阅支持。

现在《大誌》营运模式已然稳固,获利来源仅有一至两成来自广告,零售收入则占了七至八成;现阶段《週刊编集》除了街头贩售之外,同时不断拓展通路及赠刊推广,并透过啧啧zeczec线上集资平台,推出不同人数为一组、价格相对便宜的订阅方案,伴随订阅方案的集资赠品,希望藉由聚众式的传播分享,吸引更多潜在读者成为订户。

李取中举例说道,日本报业的贩卖收入中有九成五来自订阅,《纽约时报》则有一半以上营收来自订户,「现在媒体追求订阅数是正向的发展。订阅是长期的承诺,代表有稳定的收入,媒体就不用太过仰赖其他收入来源。」这也点出目前许多影视或平面媒体,为了营收拚生存,而大量展开置入性行销或是广告式报导的现象。

另一方面,《週刊编集》也赠刊给台湾的高中班级,让高中生有机会接触新世代的报纸,重返过去美好的阅报时光,培养更广大的读者群。累积基本订户量之后,媒体才能维持营运的稳定性,并且拥有更多资源完成更多计划。              

▇听听编辑群怎幺说

林钰雯(《The Affairs週刊编集》执行编辑)

刊物每期封面跟採访的联繫,出版分类广告、《週刊编集》的讣闻怀念跟婚讯都是我负责的。有时候没有读者自费刊登讣闻故事,我就会从facebook去找。比如上次看到有朋友po文说狗狗过世了,隔几天我就问他愿不愿意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让我们刊登。当然还是希望之后读者付费刊登他们写的故事,就像加入了编辑群。
看书或杂誌的时候,我通常喜欢先用图或照片去理解一件事情。希望《週刊编集》能让读者看到图像、或是触摸到纸本时,有超乎平面的想像空间。

瞿澄(《The Affairs週刊编集》执行编辑)

《週刊编集》会刊登《纽约时报》跟《卫报》的内容,我大概花三分之一的工作时间翻译这些文章,其余就是联络国内外作者。

想藉由刊物向读者展示生命的各种面向,很开阔,好的或坏的都有,就像报纸上有讣闻也有婚讯,然后更能同理别人。

张亭筠(《The Affairs 週刊编集》执行编辑)

我的工作内容跟瞿澄差不多,分配的类别不一样而已。我希望《週刊编集》不管翻到哪个段落,都是好看的故事,让看过的人更有话聊,更能了解彼此。

▇《The Affairs 週刊编集》集资订阅计画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