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人物视界 >台湾地热发电环评误解与难达经济规模将成发展阻碍 >

台湾地热发电环评误解与难达经济规模将成发展阻碍

2020-06-24 08:28:55 来源 : 人物视界 点击 : 671

台湾地热发电环评误解与难达经济规模将成发展阻碍

油价低迷的情况下,再生能源在全世界仍有蓬勃的发展,再生能源的新投资甚至已超过传统能源,对于越来越多的国家而言,再生能源已成为最具成本竞争力的发电技术。翻转台湾现有的电力结构要靠再生能源,如何发展再生能源,是目前政府政策与未来执政团队的大挑战,其中地热发电是较少人提及的基载型再生能源,最近却常在出现在新闻媒体,但引发的误解可能阻碍地热发电的发展。

地热是再生能源的选项之一

近期巴黎气候大会(COP21)将制定 2020 年后减碳的新协议,国内环保署也顺势推动「温室气体减量」,署长魏国彦博士是国际知名的古环境变迁专家,更清楚再生能源是解决气候议题的重要手段,他点出了国内能源议题的盲点及未来:「现在虽然已积极发展再生能源,但太阳光电和陆上风机均几近饱和,未来必须转而发展离岸风机;另各界寄予厚望开发地热,是做为基载电力的选项」。基载电力必须要一天 24 小时、一週 7 天不停输出电力,地热电厂使用地底加热的流体发电,就像是燃料免费、不排放温室气体的火力电厂。

台湾地热发电环评误解与难达经济规模将成发展阻碍

在巴黎举行的气候大会 (COP21)。来源:Le Centre d’Information sur l’Eau,CC-BY-ND 2.0

1970 年代的石油危机促使台湾成为第 14 个地热发电国,与菲律宾同期发展地热发电,当时国际上仍以钻油技术钻取地热,只有纽西兰整合先进钻井技术用于地热开发,因此台电与中油的地热发电计画均因效益不足而终止,未能克服「酸性腐蚀」及「管路结垢」等技术问题,能源政策转向于核能后,地热相关技术及人才即出现断层,难以重起炉灶。菲律宾在 1990 年停用核能后,持续精进地热发电技术,不仅降低整体电力成本,目前是世界第二大地热发电国,并且对智利、肯亚输出地热发电技术。

台湾近期的 3 个地热发电开发案

台湾到处常见温泉旅馆及渡假村,近期地热新闻就集中在充满温泉旅馆的宜兰县,但地热潜能区却不一定有天然温泉,这类型的地热称之为「深层地热」,需要透过多种地球物理技术、地球化学调查、地质构造分析才能辨识。

科技部深层地热计画完成第一年的调查后,认为宜兰平原下方 2 公里有一条宽 5 公里的岩浆带造成局部高温异常,即预定在三星红柴林地区钻两口试验井,以尽快完成 2016 年的目标 1MWe 示範电厂,但遭受到当地乡长及水资源保育协会的反对,理由是当地是中央地调所公告的「地下水补注地质敏感区」,担心中油公司钻井施工会使用强酸强硷污染地下水,此事因未揭露工程使用的化学品及工法而越发引起当地居民恐慌,亦出现未进行环境评估即施工的顾虑。

先搁置学术议题的讨论,大型地热电厂一般需要 50~100 口生产井及回注井,对于地下储热层的温度、压力影响极明显,需要评估生命週期内对水资源、沉陷量、废热排放等影响;小型地热电厂做为分散式电力,只需要 10 口以内的地热井,对环境的影响极轻微,纽西兰可逕由环评主管机关协助评估审查。相较而言,科技部这两口试验井对地下水的影响可能被过度放大了,但 1MWe 的发电量难以商业运转发电,唯有未来宜兰县府接手才可能处置。

另一个深层地热发电开发案位于利泽工业区,由台大教授高成炎博士自行募资开发,科技部计划证实此处亦具有高地热潜能,成为首次进行环评审议的地热发电案。此案设计特殊的「内循环式」取热系统,可避免抽取地下水,以因应此处为地下水管制区的限制,但在环评委员对地热工程缺乏认识的情况下,审查过程引发不少争议,凸显出地热发电计画仍需多与社会大众双向沟通,政府单位也应及早预备地热专法及适当申办流程。

发电计画缺现代化技术,经济规模也不足

今年国内蓝绿两党的地方政府各端出地热发电计画,分别为新北市金山地热 BOT 案及宜兰县清水地热 BOT 案,能源局甚至补助金山地热 BOT 案钻一口试验井。许多国内能源业者均有参与这两场 BOT 说明会,但两案均面临电力馈线容量不足导致投资难以评估的窘境。

金山地热案若发电超过 5Mwe,业者要自行拉电线到基隆併网;清水地热案若超过 2MWe,业者要重新拉电线到 7 公里外的变电所。在小规模开发缺乏经济效益,大规模开发又充满高风险的情况下,实际上只有国际级专业团队才有能力接手,国内缺技术、缺人才但不开放国外专业厂商竞标,缺乏国际技术接轨是国内发展地热最主要的隐忧。

笔者是 IGA(International Geothermal Association)会员,今年参加 2015 年「世界地热大会」(World Geothermal Congress),同行参加的台湾专家仅 4 位地质学者、2 位民间专家、1 位工研院代表。

但我遇到友邦万那杜(Republic of Vanuatu)、厄瓜多(Republic of Ecuador)的政府官员及电力公司代表,他们国家与台湾一样充满地热资源,正积极寻找国际支援协助管理及开发,一旦完成开发,他们可以享受无污染的能源,并在国际上交易碳权取得更多收益,非洲肯亚近 5 年增加了 392 MWe 地热发电容量,预计 2030 年要达到 17,500 MWe 的地热发电容量(The World Scientific Handbook of Energy, 2012),目前是世界最大的地热专业市场,主要原因是世界银行(World Bank)提供务实的奖励制度吸引国际团队开发地热。好制度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!衷心希望 2020 年在冰岛的「世界地热大会」上,台湾能拿出一些地热发电的成绩与国际分享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