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人物视界 >小孩:「我们不认识他们,怎幺知道他们会不会说谎?」 >

小孩:「我们不认识他们,怎幺知道他们会不会说谎?」

2020-07-04 08:25:43 来源 : 人物视界 点击 : 420

小孩:「我们不认识他们,怎幺知道他们会不会说谎?」

小孩:「我们不认识他们,怎幺知道他们会不会说谎?」

二○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是「九合一大选」的日子。随着选举日倒数计时,路上的旗帜、宣传车也渐渐多了起来,最后几天更是密集式轰炸,一会儿市长的、一会儿市议员的,连里长也竞争激烈。

那段期间,有天晚上去夜市买麵,看到一对夫妻身着里长候选人背心,拿着扫把、垃圾袋,沿路边拜票边清理,身旁没有其他人围绕,只有播放事先预录好的扩音内容。

某个星期天下午,妹妹陪着我一起到家附近的美容院剪头髮,恰巧里长候选人亲自来拜票,发放文宣,我友善地向候选人点头致意,妹妹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候选人的一举一动。

隔天,妹妹放学回家,遇到另一位里长参选人亲自拿着传单,一个一个地发送、握手。路过的我们当然也是目标之一,妹妹躲在我背后,听着候选人简单的拜票内容,看起来有些好奇。

果然,往前走没几步路,妹妹就把我手上的传单抢了过去。

「妈妈,他是二号,那一号是谁啊?」

「一号就是现在的里长继续参选。今年要选超多人的,还要选市长、市议员,每一种都有好几个候选人。」

某天在校门口,竟然有个身穿背心的市议员候选人,亲自拿着一个个小猫熊塑胶玩具发给小朋友们,那是种捏一捏就会挤压空气发出声音的塑胶玩具,孩子们当然好奇地围了上去。妹妹走出校门时,也拿了一个。

候选人边发边说:「小朋友们,要乖乖听爸爸妈妈的话喔!」

我在旁边不禁想发笑,这句话显然是说给旁边接送的家长们听的。站在校门口发显然有点争议,想必这次真的竞争激烈,选情白热化了。

回家后,妹妹仔细研究了一番,底下写着候选人的名字。

「妈妈,为什幺他没有写号码啊?这样大家哪知道要选几号?」妹妹观察入微,也把前几天的事情联想在一起。

「抽号码是比较后来的事情,他可能先做了这些玩具,来不及印号码吧!」

「可是,你不是说一次要选很多种吗?这样很容易记错耶!」妹妹提出她的看法,其实这真的也是很多大人的困扰。

「对啊。妹妹,你知道为什幺要选举吗?」

既然如此,不如我们来聊聊记错、选错的后果好了。

「嗯,就像我们选模範生一样,要选出很好的人?」妹妹用目前仅有的生活经验猜想。

「对了一半,的确是要选出好的人,但这个好的人是要替大家做事,并不只是选出来拍拍手就好了。你觉得什幺是好的人?」我问妹妹。

「嗯,要选不会做坏事的人?然后……要听他们说要帮我们做些什幺?」妹妹尽力地回答我的问题。

「不会做坏事就是好人吗?选举要选出来的『好』,跟我们一般说的好人应该不太一样。选出来的『好』,还必须具备一些能力,才有办法把事情做好,否则就算不做坏事也不能算好人喔!」

「妈妈,可是我们都不认识他们,要怎样才知道谁比较好呢?」妹妹问。

「所以要注意每个人的政见,听听看他们说当选之后想做什幺事情。每个候选人想做的事情不太一样,或者应该看看本人和他过去的经历,一起综合判断。」

「嗯……也对。可是我们不认识他们,怎幺知道他们会不会说谎?」

妹妹开始觉得有些困难,回答速度明显地慢了下来。

「你说对了,我们的确无法分辨。比较不会说话或表达的人,也许能力比会说话的人还好呢!我们只能尽量蒐集资料去判断,但这样,还是有可能会选错人出来。」

这句话连我都讲得没有把握。

选前倒数几天,收到厚厚一叠选举公报。

有一天,接妹妹放学回家时,她兴奋地像发现新大陆一样。

「妈妈,老师说星期六,我们的教室要变成投票所耶!所以要把东西收好。」

「嗯,回家后我们确认一下,今天收到投票通知单了。­」

打开选举公报,我们这邻的投票所是设在妹妹的隔壁班。

对妹妹来说,也许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觉得「选举」这件事离她好近好近。事实上,又何尝不是跟她的未来息息相关?

正当我思索着该不该更进一步地跟妹妹讨论「选举」这件事时,她拿起市议员的公报,开始点名了起来。

「妈妈,我有看过这个人、这个人和那个人喔。」

「啊,你什幺时候看过的?」

记忆中,我没有接触过市议员候选人啊!

「这个林某某的招牌在马路那边啊,这个叶某某的旗子在麵店前面喔。还有,王某某有宣传车耶……」

我心中一惊,原来我早已习惯视而不见,但对孩子来说,生活里处处都是线索。

「妈妈,上次你说选错人的话,会怎幺样吗?」妹妹想起之前的对话,突然有点担心。

「选错的话,政府会做出错误的决定,这些跟大家有关的决定叫做『政策』。政策是国家设定的方向,每一个人都要遵守的;遵守了错误的规矩,就像走错方向一样,到不了我们想去的地方。也可能这些人会贪汙,偷偷拿走我们大家每年缴税的钱,或者改变法律,影响大家的权利。」我尽可能地用浅显的白话说明。

「可是,我们怎幺知道自己选对选错?」

「其实没有绝对的对或错,因为选举是看谁得最多票当选,那代表当时大多数的人都想要那个人提的意见,而且不管你有没有选这个人,他当选之后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承受。」

「啊,那就要等下次选别人才能换喔!」妹妹听懂啰。

「对啊!所以不是投完票就没事啦,我们还要去注意,这个当选者是否有努力实现自己说的话,他有没有说一套、做一套,这些都需要我们花时间关心和观察。」

「啊,好累喔,真麻烦!」不只妹妹愈听愈没力,连我自己说着说着都沉重起来。

是啊,民主,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事。

还在脑筋里打转的问题有很多:

我们真的知道自己要什幺吗?

大多数人的意见就是对的吗?

当选举结果与自己期待不同的时候,我们又该怎幺调整自己的心态,继续做个维护民主价值的好公民呢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