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滚动亮眼 >失智阿嬷 不忘年少挚爱 >

失智阿嬷 不忘年少挚爱

2020-07-01 11:17:04 来源 : 滚动亮眼 点击 : 442

 

1956年,台湾的好莱坞,在温泉之乡北投;2013年,国片已然进入春天,在全球化的推手中,「海角七号」垦丁、「艋舺」万华、「少年PI」台中,整个台湾都幻化成电影场景,全面迈向国际化…。随着国片的第二个春天的延长及影响力的扩展,或许整个台湾都会成为好莱坞,而台式幽默、台湾在地文化、因殖民而涵化包容的海洋文化,亦将随之延展、扩衍…。

 

成功的商业片

国片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即将上映,由萧力修、北村丰晴执导、蓝正龙、安心亚、王柏杰、天心、龙劭华、沈海蓉等担纲演出,是一齣国片中极为难得且成功的商业电影。

电影伊始是由孙女小婕,对老年失智的阿嬷,亦真亦假亦古亦今的叨念中,去追寻、叩问阿嬷口中的梦中情人「万宝龙」,剧情便循此线于焉推展。阿嬷的秘密情人,如果不是相守一生,且仍然如顽童般「老康健」的阿公,那会是谁呢?是否背后蕴藏着大时代儿女的血泪悲剧?

这项叩问,也是观众走进电影院时共有的揣问,是以本片的叙事,表面上也是用来回应此疑问,循着对一对恋人遇合、情爱发展的回溯,在情恋的穿针引线之下,实则又藉由两位主角的身份、职业与时代背景,更真实的进入台湾电影的第一个春天─1956。

 

回顾阿嬷青春少年

1956年,台湾黑白电影当道及崩落的关键年代,资金缺乏、技术匮乏、人才也不足,从幕前演出到幕后製作,在在採用土法炼钢,观众对乍起的国片也出乎意料的宽容,「咱台湾人嘛可以演电影?」充满了惊喜,也充满了对台湾自家电影工业的骄傲。是以萤幕上之当红偶像,被疯狂追逐、崇拜,热烈情况绝不下于今日少女对韩流的风靡,而彼时年轻人亦如同今日一般,一心想跃上萤幕,看到安心亚所饰演的年轻时的阿嬷蒋美月,为一圆星梦而莽撞翻墙的举动,三、四年级的观众们,应也会联想到自己曾经有过的青春年少,那「至死靡他」的想望与热情?

自八○年代伊始,国片逐渐摆脱琼瑶及武侠片的模式,在如侯孝贤等新锐导演的反思下,展开了另一波的创作。然而就票房而言,国片和好莱坞商业电影始终有一段落差,亦为不争的事实。如何让电影合乎大众喜爱,愿意掏钱看电影,而不只是「叫好不叫坐」?这项省思背后主要的诉求,事实上是:「如何让国片继续生存下去」。2010年电影《海角七号》点燃了台湾观众对国片的热情,2012年魏德圣执导的《赛德克巴莱》推出时,所採用的行销策略之一,即是鼓励观众:去看电影,支持魏德圣。

综观国片二、三十年来的发展,某种程度依旧停留在,导演不住反思,但又无法掌握台湾国片类型电影元素的态势。但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大抵已成功掌握了国片类型电影的雏型,是很成功的商业电影,佳构剧(Well-made play)。

编导成熟的揉和了闹剧的元素,夸张的人物,贴进庶民生活的台式幽默对白,卡通跳跃式的情节,漫画的视觉效果,引导观众于嘻笑之间,回味早期台湾在地文化的纯朴和可爱,自然舖陈了从闹剧(Farce)进入感伤剧(Sentimental play)的节奏,片中不少桥段,真实的引用当年台语片中的片段,这些电视综艺节目的技巧,在影片中发挥了怀旧的情愫,特别是结尾观众忍不住跟着大大的鬆了一口气,至少不是带着憾恨走出电影院。

 

将信仰价值融入

整齣影片灵魂人物的出资老闆,都是基督徒,最可喜的是他们技巧性的将信仰的价值观融入,却不流于基督徒惯用的说理或教条,事实上从影片的搞笑、庶民以及漫画式的手法,可说完全摆脱了教会相对严肃的包袱。当观众跟着剧情或笑或泪,电影「THE END」之后,有一样思考相信会在日常生活中酦酵:阿嬷的梦中情人是什幺?到底爱又是什幺?诚如圣经所说的,「爱情,众水不能熄灭,大水也不能淹没。」(雅歌书八章7节)真实诚挚的爱情,非但监狱围墙不能隔断,更是老人失智症也不能遗忘,阿嬷的爱,曾经陪伴着年少的阿公走过岁月的艰难,并直到已然不分昨日今日的年迈,而仍然记得她年少时曾有的最真挚的爱─那曾经有过的台湾的好莱坞之梦。

失智里的阿嬷,仍有爱的力量,爱的力量仍然持续在超越,「谁能叫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?」这项价值观的传达,阿嬷年青时的呼喊,成为我们每一个人,对人生大导演的回应─祂导我就演,而且祂的剧本早已写好,是奇妙又精彩的,我只要全然顺服;祂导我演,祂还负完全责任。

相关阅读